?>?新闻?>?国内新闻 > 正文

和事佬

这是一篇好文章!

????衡量心灵、世界和大地的无私我们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战斗、战斗和夺取,而是消除复仇和嫉妒的感觉。当然,我们是无私的,心胸开阔的。

heng liang xin ling shi jie he da di de wu si wo men bu shi wei le zi ji de li yi er zhan dou zhan dou he duo qu, er shi xiao chu fu chou he ji du de gan jue. dang ran, wo men shi wu si de, xin xiong kai kuo de.

当前文章:http://www.dxcit.com/2011-65040-62471.html

发布时间:07:03:36


{相关文章}

他假装病人住进精神病院,揭开了精神病学诊断的黑历史

????


电影《飞越疯人院》剧照

  撰文:董依明,编辑:吴非

  说到精神疾病,我们很容易联想到这样的画面:幽暗的精神病房,一个身穿病号服的人被护士、医生死死按住,强行注射镇定剂,随着病人慢慢安静下来,他的嘴里依稀传出呢喃声,“放我出去...我没有精神病......”。

  “在精神病院,不承认自己的精神病,就是你患有精神病的证据。”这个常常出现在影视剧中的桥段,反映了过去人们诊断精神疾病的方法——临床观察,但这真的可靠吗?

  真实的飞越疯人院

  我们如何确切地知道什么是正常,什么是精神疾病?20 世纪 60 年代,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戴维罗森汉(David Rosenhan)对这个问题思索良久。为了验证那些受过专业训练的医护人员的诊断是否正确,他在 1968 年到 1972 年间做了一个着名的实验。


戴维罗森汉(图片来源:斯坦福大学)

  罗森汉本人和其他 7 名完全正常的自愿者(5 男 3 女)伪装成精神疾病患者,共来到 12 家不同的精神病院做“卧底”。这 12 家医院分布在美国东、西海岸的 5 个州,新旧程度、医患比例不一。除了一家私立医院,其他的均为州或联邦基金所支持,其中一个项目还受到了大学基金的支持。

  伪装者们提供了虚假的姓名、职业,并谎称有一些幻听的症状,例如会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在咕哝“虚无”、“空洞”之类的单词,或是“砰砰”的声音。除此之外,他们如实报告了个人经历、现状等其他信息。


罗森汉曾经做实验的其中一家医院,来源:Wikipedia

  他们很容易就让医护人员相信自己患有精神疾病,并成功住院。不过,尽管在入院后表示不再出现幻听了,但他们还是被迫接受了一系列治疗。

  在试验开始时,他们最担心的是“谎言会立刻被揭穿”,但事实证明,根本没人那么在意他们,他们也没有必要为此担心。在住院期间,他们还把对病房、患者、工作人员的观察记录下来。起初,这些笔记还是秘密进行的,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样的担心也是多余的。于是,他们开始在公共场合大一呼百应_新秀资讯网胆地记笔记。

  在平均 19 天(从 7 天到 52 天不等)的住院期后,他们终于被释放了,但几乎所有人的出院诊断都写着精神分裂症“病情缓解”。这说明,医生们还是将他们认作精神疾病患者——他们无法分辨真正的病人更讽刺的是,在 118 名真正住院的病人中,有 35 人表达了对假名患者的质疑,其中还不乏一些态度强硬者。看到卧底们不停地记笔记时,有人问道:“你不是疯子,你是不是记者,或者教授?”

  罗森汉教授的试验仍在继续。

  接下来的实验被安排在一所科研教学医院。罗森汉告诉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中,会有未知数量的假病人被送进来,他们要对此进行判断。

  结果,在 193 例入院患者中,有 41 人被至少一名医院人员高度怀疑是假病人;其中 23 人被至少一名精神病学家怀疑。但事实上,这段时间内,罗森汉并没有派任何假患者过去

  这项试验再次指出,精神病学家及医护人员对精神疾病的诊断存在很大的问题。尽管医院辩驳称,一些患者只是担心自己的情况、没有真正患病,但这项研究还是对当时的精神病学诊断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1973 年,这两项试验被罗森汉写在一篇名为《精神病房里的正常人》(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的论文中,并刊登在《科学》杂志上。这篇论文揭示了精神病医院诊断的不可靠性,随即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困难的精神疾病诊断

  罗森汉实验结果发表后,美国精神病学协会修改了《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1980 年出版的新版 DSM 为每一种精神疾病列出了更全面的症状清单。

  DSM 由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制定,被奉为精神病学指导手册,提供了多种精神疾病诊断的依据与方法。第一版(简称为 DSM-I)于 1952 年出版镜花缘_新秀资讯网,主要反映了当时着名心理学家的特定观点,认为所有的精神疾病都是环境的结果。在此后的几十年中,DSM 不断修改、更正、扩充,到 2013 年,第五版 DSM 已经出版。

  尽管 DSM 很权威,但也存在局限性。例如,在 DSM 第 5 版中,一个人必须有 5 种所描述的症状才能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这是一个武断的分类,”精神疾病描述和分类方面的专家 Leonard Simms 说,“有 4 种抑郁症症状的人所遭受的伤害,可能比符合 5 项标准的人更多。”

  由此可见,通过临床观察来诊断精神疾病并不容易。

  目前,医生在进行临床诊断时,有时辅以更先进的技术手段。随着医学影像的发展,神经科学家可以通过更先进的手段来研究各种精神疾病。如 PET 成像和核磁共振等技术,逐渐成为精神病学诊断的新证据。但是,不同的精神疾病也可能会在相似的脑上海财经大学_新秀资讯网区产生波动。例如,在焦虑、精神分裂症,甚至在睡眠不足的健康人群中,大脑“情感中心”活动频繁,额叶部分区域活动较少都是很常见的。

  精神疾病带来的污名影响

  “一旦被贴上精神分裂症的标签,伪装者就会受制于这个标签。”罗森汉教授在报告中强调了诊断结果对个人行为的影响。

  无论是“精神错乱”、“精神疾病”,还是“精神分裂症”,这些术语都带有负面的作用。在《精神病房里的正常人》一文中,罗森汉指出,无论正常与否,假患者的任何行为都被医院人员视为病理性的:写作是强迫性行为的一部分;走廊踱步被归因于患者的精神紊乱;午饭时提前到达食堂是综合症习得性的特征。关键在于,医院人员依赖“精神病确诊”的标签曲解了实则正常的行为。

  可以说,精神病标签就像一张撕不掉的面具,一旦被确诊,无论怎么正常生活,你都会被打上病态的烙印。

  这就是所谓的“污名化”,精神疾病的污名化为患者线条灯和护栏管的区别_新秀资讯网带来了很多影响。在罗森汉教授的论文中,他也描述了自身在精神病院的岳云鹏接孩子放学_新秀资讯网经历:“医护人员对病人的问题要么只给出简短的回答,要么扭过头去,根本不回答。”即使有的病人试图讨好医生或护士,他们也只是敷衍了事或者不予理睬。

  精神疾病患者所忍受的不仅是病症带来的折磨,还有社会的冷漠甚至虐待。因为精神病标签所带来的羞耻感,许多病人会刻意隐瞒自己生病的事实。有精神疾病生活经历的人通常报告说,他们感到被他们接触的许多卫生专业人员贬低、排斥和非人化。

  在 2003 年英国精神病学研究所心理学系的一项研究报告中,研究人员发现耻辱感和歧视的后果是持久的,甚至可能使人丧失行为能力。

  回到本文开头的那个场景,当人们想要证明自己的理智时,其实也是恐惧于污名化的后果:精神病人会被当成异类对待。精神病的诊断或许就不存在清晰的界限,无论是从疾病还是健康温州曼哈顿改称_新秀资讯网,任何人都需要融入社会、被人接纳。

  参考文献:

  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 ,David L. Rosenhan, 1973

  《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The Hierarchical Taxonomy of Psychopathology (HiTOP): A dimensional alternative to traditional nosologies.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4, 454-477.